<acronym id="wcuzm"></acronym>

<acronym id="wcuzm"></acronym>
  • <track id="wcuzm"><i id="wcuzm"></i></track>
      宿遷市人民政府官方網站-網上宿遷
      今天是:

      無障礙閱讀 信息報送 ??? 日本語 English 繁體版 注冊登錄

         
      色尼姑av色尼姑
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> 宿遷要聞

      “硬骨頭女英雄”紀毓秀

      • 發布時間:2019-08-06
      • 訪問量:0
      • 信息來源:宿遷網
      • 保護視力色:

      夜已靜,我已經要睡熟了,L君從山下來,隔窗喚我:“喂,告訴你,一個想不到的消息,小紀死了!在宜川病死了。”

      “什么?”我以為我聽錯,我以為是另一個小紀,又接連問了兩三遍——但是,這竟是想不到的事實。我半夜都清醒著,輾轉不能入睡。想起了前歲流亡在武漢,山西正混戰中,我們聽到許多某某同學陣亡的謠傳,一群留漢同學談論著。李江就說:“別人還可說,若是小紀死了我一定痛哭一場,我們大家都應當聚在一間屋里痛哭她一場!”啊!小紀,今天小紀當真死了。

      上面的文字,選自《中國青年》1940年第2卷第2期,作者是著名作家韋君宜。其中的“小紀”就是被稱為“硬骨頭女英雄”的宿遷優秀兒女——紀毓秀。

      紀毓秀(1916—1939),女,又名雨秀,宿遷市宿城區人。1935年,考入清華大學電機工程學系,后轉入外國語言文學系。

      紀毓秀到校后,是多么想好好讀上幾年書,以待將來用自己所學知識為國家作一番事業啊!可是,當時的華北,在日本侵略軍步步進逼下,已經安放不得一張平靜的書桌了!紀毓秀到校不久,在中共地下黨員的帶領下,加入了愛國進步同學的行列,投身到抗日救亡運動的洪流。由于她關心同學,樂于助人,被選為清華學生會代表會成員。

      1935年12月,紀毓秀和愛國進步同學一道參加了“一二·九”抗日救亡大游行,接著又參加了“一二·一六”大示威。在這兩次行動中,她英勇頑強,當時許多人還不知道她的名字,但大家常常提到的“清華那位女同學”,說的便是她。

      1936年1月,紀毓秀參加了北平市學聯組織的南下擴大宣傳團。2月,南下宣傳團歸來后,為了更好地開展抗日救亡運動,組成了“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”。清華學生成立了“民先隊清華大隊”,紀毓秀被選為大隊隊委。3月底,紀毓秀參加了“三·三一”抬棺游行,被軍警打傷。她在養傷期間聽到和看到了KV(即劉少奇)在《火線》上發表的《論北平學生紀念郭清烈士的行動》等糾正學運中的“左傾”影響的文章,對抬棺游行進行了反思,對前來看望她的楊淑敏說:“我真傻,只知道不怕打,不怕死,以為只要勇敢就行哩,真幼稚!”從此,她在抗日救亡運動中,注意克服“左”的傾向,注意貫徹統一戰線,團結廣大群眾,不斷提高斗爭藝術和領導藝術。

      1936年5月,她參加了中國共產黨。她從糾察隊員、宣傳隊員、糾察隊長,到清華民先大隊的負責人,又是清華學生會的委員,是一位深受同學愛戴的學生領袖。她平時刻苦好學,但只要抗日救亡工作需要,便奮不顧身爭先而從。

      1936年秋天,一些同學參加救亡運動被捕入獄,同學們對此極為憤慨。有一天,幾位女同學在一起談起了一位被捕同學的不幸,有的怒罵,有的悲泣。紀毓秀卻一聲不響地沉思著,等大家都靜下來了,她才聲調沉重地說:“天氣一天天冷了,她是穿著夾衣被捕去了,又有病……我們該怎么辦呢?”這么一說,引起了大家的認真思考。這時,她又慢慢地說道:“我們不能只是悲痛,應該想法子去營救被捕同學。我們的簽名運動到現在還沒有開展起來,這可不行啊!”接著,“某某給你個任務吧!”“某某你去干某件事吧!”就這樣,把同學們從義憤中引向了新的戰斗,并向同學交待了具體任務。

      1936年年底,綏遠抗戰期間,紀毓秀積極參與發起“援綏運動”,并參加“前線服務團”,從此離開學校,走上抗日戰爭的前線。1937年春,奉黨組織派遣去山西太原,參加薄一波領導的山西犧牲救國同盟會(簡稱犧盟會)工作,成為“青年抗敵救亡先鋒隊”的骨干。在此期間,她艱苦工作,動員武裝群眾,發展組織,出色地完成黨交給的各項任務。

      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后,她發起青年抗敵決死隊,并在決死隊女連擔任指導員,被稱為“硬骨頭女英雄”。1938年秋,擔任犧盟會總會組織部長,被選為犧盟會的常委,為擴大抗日武裝、建立抗日政權做出了貢獻。她工作成績卓著,被譽為“山西三大婦女領袖”之一。

      1939年3月,紀毓秀參加閻錫山在陜西宜川召開的軍政民高級干部會議(亦稱秋林會議),會后留犧盟總會工作。9月18日,她與薄一波等犧盟會和新軍的17名領導人聯合發表《為鞏固團結、加強進步、抗戰到底宣言》,揭露頑固分子對犧盟會與山西新軍的攻擊,并提出犧盟會的奮斗綱領。

      在極端艱苦的環境中,紀毓秀日夜操勞,堅持不懈地工作,最后病倒了。她的病是在不斷外出巡視、開會、下鄉中,因經常涉水過河得下的。她在病中給趙英寫信說:“醫生說我得了干血癆……英妹,你以后別學我,例假時別涉水過河,非過河不可時,也要把褲管挽得高高的,別讓冷水老捂著……”

      盡管病魔長期纏身,但紀毓秀仍然“三更燈火五更雞”拼命干。在一次集訓團開辦期間,她每天幾乎只能喝一點小米粥,別的什么都咽不下去,但她還在關心著同頑固派的斗爭,關心著犧盟會內部的團結,想著統一干部思想、步調的工作。1939年9月,她的病情日益加重,已不能進食,仍繼續堅持工作。犧盟會總會負責人從外地回到總部后,她在短暫的清醒中,仍爭取時間做了工作匯報。終因病重,1939年10月6日,紀毓秀在犧盟會總會所在地陜西秋林鎮逝世。

      1989年,清華大學召開紀念紀毓秀逝世50周年座談會。應校友們強烈請求,學校破例將她的骨灰遷至水木清華北山上安放,立碑紀念。(中共宿遷市委黨史工作辦公室供稿)

     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返回頂部